未完成的戀愛,後來的我

那場我沒有談的戀愛,其實當時我們已經在戀愛裡了。

從我的角度來看,故事應該是從國中三年級某一天的晚上,在數學老師家補習開始。


那天上課,有個陌生面孔加入了我們,當時我對他的認識程度僅限於「他跟我同一個年級」。後來老師讓我把答案抄在黑板上的時候,聽見他在問我同學,「她叫什麼名字?我小學就認識她了!」


大家一起放學,推著自行車在小巷子裡嘰嘰喳喳。他在後面試圖叫住我,「你還記不記得小學的時候,我們在公園的碰床上碰過面?」


哈?腦袋裡畫面一閃,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加快推車的步伐,想趕緊從小巷鑽出去,誰知後座被一隻手拉住,「你先不要走!小學的時候,你還記不記得啊?你威脅過我,如果我不好好寫作業就要告訴我們班主任...」


小學我就如此的多管閒事以及懂得威脅他人了。


「是嗎?我不記得了。」


其實我清清楚楚記得,我爸帶我去公園,兒童蹦床裡只有一個小朋友,就是現在拉著我自行車的這個人。他跟我同小學,是隔壁班的小孩,他們的班主任極其嚴格,我估計當時只是想惡作劇一下,沒想到真的有嚇到他。


「你不記得,可是我記得得可清楚了!還沒有人用吿班主任威脅我~」


……


然而,我們怎樣成為好朋友的,我真的一點都記不起來。

只記得我們班有個討厭鬼,每次都要把你下課遞傳過來的紙條大聲在全班面前朗讀一遍。


也記得你曾經在課間休息的那幾分鐘,偷偷跑出去給我買一盒音樂卡帶,只因為我提過一首在電台聽到的野人花園的單曲《I Knew I Loved You》。


大概還有很多次一起漫無目的的壓馬路,在巴士站聊天錯過很多趟回家的巴士,在一大堆雜亂無章的言語中找到你想要表達的重點,你曾驚訝地讚我是你肚子裡的蛔蟲,說什麼我都懂。


記得我們一起喜歡過WESTLIFE,說出來你可能都不信,在你消失的10年後,我去看過他們的現場演唱會,一邊狂喜,一邊狂流淚。

我不記得在你離開之後的這麼多年有多少次夢見你,而且每次的夢境都不同。

在你剛離開的時候,會夢見你和她走在一起,我在後面默默地看著你不說話,而你給我一個抱歉的眼神,轉身離開。醒來時,淚流滿面。 在之後的好長一段時間,夢裏的你都是冷漠的,沒有溫度,沒有情緒,我感受到的只有自己的憤怒,一直在追問,為什麼Helen讓你走之前給我打一個電話,你都沒有!


最近一次夢見你,不記得是什麼時候了。但在夢裡,我們已經可以像以前那樣手挽著手,笑著聊天走過從前那條路,走到十字路口時,自然地放開彼此,揮手道別。


我可以解析自己的夢,可是解釋不了什麼引發了這些夢的內容的變化,從悲傷,執著,憤怒到放手。是我完全接受了現實,還是重新理解了愛的含義?我不知道,也無從考證。


用一個詞兩個字解釋它,應該是最合適不過了,就是「成長」。


下次,如果你再出現在我的夢裡,可不可以摸摸我的頭,笑著說,

「其實,我們從來都沒有變過啊。」

Catherin.G

【Cor Cordium 众心之心塔羅】頻道作者

法律系畢業,長居日本。

鍾愛心理學/哲思類書籍。喜歡電視/電影/音樂,散步和發呆。

外人看來很友好,其實毒舌愛唱反調。 夢想是當無法無天又讓人愛不釋手的寵物喵,堅決不做好用又順手的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