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孩子和局外人

野孩子生性叛逆,什麼傳統美德世俗禮教,在祂眼裡都只是虛偽做作的外衣。祂愛得真切,深刻,狂野。幾乎沒有人可以駕馭了這樣的祂,和熱烈的愛----直到祂遇到了局外人。


局外人生性疏離,看慣了世間冷暖,人情世故。大家都只是披著善良的表皮,做著自私的勾當。祂愛得雲淡風輕,若有似無。幾乎沒有人可以忍受這樣清冷的祂,和淡漠的關係----直到祂遇到了野孩子。


在野孩子眼裡,局外人是深沈寧靜的外太空,無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還是對迂腐陳舊的怒怨都被他默默地吸收化解。祂越來越喜歡跟他聊天分享,祂覺得他懂祂,包容祂。


在局外人眼裡,野孩子是色彩斑斕的野生叢林,不管是鮮豔而有毒的植物,還是狂野易怒的野獸都是祂喜歡的樣子,自然真誠不做作。祂越來越喜歡聽他說話,祂覺得他是《皇帝的新衣》中唯一會講真話的那個小孩。

野孩子以為局外人跟祂一樣叛逆,局外人以為野孩子跟祂一樣疏離。久了,便知道這只是一場誤會。

隨著他們在對方面前暴露了越來越多的自我,野孩子才發現局外人其實並不是祂想象中那樣廣袤無垠地包容著一切,他只是不想被打擾,所以選擇與這個世界保持距離;局外人也發現,野孩子並不是祂所想像的那樣超凡脫俗,他只是努力地爭扎著對抗一切束縛。


野孩子說,「我以為你懂我,結果你只是冷眼旁觀而已。」

局外人說,「我以為你和其他人不同,結果你只是被束縛地更緊罷了。」


野孩子問,「你愛我嗎?為什麼從不和我一起對抗這個世界?」

局外人問,「那你呢?為什麼從不和我一起退到幕後看世界?」


野孩子接著問,「你就沒有反抗這個世界嗎?」

局外人答,「我的世界只有我自己,我跟誰反抗?」


之後他們分開,重新遇到了其他人。

野孩子遇到了另一個野孩子,卻發現自己已經成長為局外人----禮貌地疏離。

局外人遇到了另一個局外人,卻發現自己開始想念野孩子---熱烈與活力。

“你的影子,一直藏在我心里。在覆水的心里,暗暗湧動,是我初遇時的驚喜,許多年以後的回憶。通往你的舊路,已經遙不可及。”—— 阿爾貝·加繆 《局外人》

踏破蒼穹萬里,只為尋一人知己。或許我們會在不同時期遇到各種各樣的「野孩子」或「局外人」,慢慢地也懂得感謝人生旅途中遇到的所有:家人的誤解,朋友的背叛,陌生人的溫暖,不同的人物,不同的角色豐富了我們的感受,解鎖一道道難關,最終完整了拼圖,成就了自己。

 

Catherine.G

【Cor Cordium 众心之心塔羅】頻道作者

法律系畢業,長居日本。

鍾愛心理學/哲思類書籍。喜歡電視/電影/音樂,散步和發呆。

外人看來很友好,其實毒舌愛唱反調。

夢想是當無法無天又讓人愛不釋手的寵物喵,堅決不做好用又順手的工具人。

5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