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孩子和局外人

野孩子生性叛逆,什麼傳統美德世俗禮教,在祂眼裡都只是虛偽做作的外衣。祂愛得真切,深刻,狂野。幾乎沒有人可以駕馭了這樣的祂,和熱烈的愛----直到祂遇到了局外人。


局外人生性疏離,看慣了世間冷暖,人情世故。大家都只是披著善良的表皮,做著自私的勾當。祂愛得雲淡風輕,若有似無。幾乎沒有人可以忍受這樣清冷的祂,和淡漠的關係----直到祂遇到了野孩子。


在野孩子眼裡,局外人是深沈寧靜的外太空,無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還是對迂腐陳舊的怒怨都被他默默地吸收化解。祂越來越喜歡跟他聊天分享,祂覺得他懂祂,包容祂。


在局外人眼裡,野孩子是色彩斑斕的野生叢林,不管是鮮豔而有毒的植物,還是狂野易怒的野獸都是祂喜歡的樣子,自然真誠不做作。祂越來越喜歡聽他說話,祂覺得他是《皇帝的新衣》中唯一會講真話的那個小孩。

野孩子以為局外人跟祂一樣叛逆,局外人以為野孩子跟祂一樣疏離。久了,便知道這只是一場誤會。

隨著他們在對方面前暴露了越來越多的自我,野孩子才發現局外人其實並不是祂想象中那樣廣袤無垠地包容著一切,他只是不想被打擾,所以選擇與這個世界保持距離;局外人也發現,野孩子並不是祂所想像的那樣超凡脫俗,他只是努力地爭扎著對抗一切束縛。


野孩子說,「我以為你懂我,結果你只是冷眼旁觀而已。」

局外人說,「我以為你和其他人不同,結果你只是被束縛地更緊罷了。」


野孩子問,「你愛我嗎?為什麼從不和我一起對抗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