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半顆糖,來世再相認。

這該死的浪漫讓人欲離不能離,像一顆伸伸手,跳一跳就能搆到的蘋果,用盡所有辦法,它卻依舊搖搖晃晃之後穩穩地掛在那裡。


下午聽到一首歌讓人鼻頭一酸,順勢打了個呵欠擠了幾滴眼淚。不知從何而來的情緒,隱隱帶著心痛一起發作,大概這個感覺就叫做----想念。可能是幾場春雨之後,空氣裡有了初夏的味道;可能是又在胡亂感嘆那些根本留不住的記憶,無聲無息地消失殆盡;也可能只是因為好幾天晚上都沒有看到星星了。


偶爾看一眼那半顆糖,突然自嘲地說了一句,「半顆糖也是糖啊,留著它永遠都是甜的。」


晚飯過後沿著河邊散步,遠方的嵐山只看得見輪廓,無人打理的草叢隨風搖擺。閉起眼感受微風拂面,忍不住笑了起來,此時內心已經毫無波瀾。你要是在身邊,大概會想在石椅上發呆,或者吧啦吧啦地說著你腦袋裡那些無釐頭的想法,直到我們都承受不了夜裡的溫度。


(圖片取自網絡)


記不得有多久沒有這樣輕鬆地散步聊天,說著笑著,沒有你也沒有我,只有這個世界。每一次毫無意義地爭論都是浪漫的博弈,費盡心機只想讓你再多說幾句自以為是的廢話,看著你那自鳴得意的樣子,我在心裡偷笑。不然,我幹嘛每次都讓著你?


「哈哈哈哈哈,你讓著我?別逞強了,說不過我又不丟人~」,心裡閃過這句話,它還帶著你的聲音和笑容,一起出現在了眼前。我不敢眨眼,一眨眼你就會消失不見,不敢伸手,我知道什麼都抓不住。


那一瞬間感覺好像有什麼哽住了喉嚨,水份充滿淚腺,輕聲念了一句,「嗯,你說得對。」


那包糖裡只有這一顆是被壓成了兩半,你把它們單獨挑出來,塞給我半顆。


「你怎麼這麼小氣?就給我半顆?」

「這可是萬中無一的半顆,我都把它送給你了呀!」

「萬中無一又怎麼樣啊?送給我幹嘛,當定情信物嗎?」

「定什麼情?這是我們下輩子再相認的證據。有沒有點身在瓊瑤阿姨小說裡的感覺?」


那天我並沒有揍你一頓,只是告訴你我根本不信有什麼下輩子。你也沒有再東拉西扯,長篇大論地說著那些關於輪迴的理論。一陣沈默後,你把一整顆糖塞進我嘴裡。

笑著說,「抱歉,這輩子太忙了。」



原來天地之大,俗塵渺渺,無我也無你。

誰自由來去,嫁禍給宿命。

原來夢境之小,歲月瀟瀟,迷失了自己。

若倦鳥無心,不如歸去。

----《無題》胡夏

Catherine.G

【Cor Cordium 众心之心塔羅】頻道作者

法律系畢業,長居日本。

鍾愛心理學/哲思類書籍。喜歡電視/電影/音樂,散步和發呆。

外人看來很友好,其實毒舌愛唱反調。

夢想是當無法無天又讓人愛不釋手的寵物喵,堅決不做好用又順手的工具人。